• <legend id="hwmjp"><sup id="hwmjp"></sup></legend>

    <big id="hwmjp"></big>
      <tr id="hwmjp"></tr>
      <legend id="hwmjp"><dl id="hwmjp"></dl></legend>
    1. <legend id="hwmjp"><sup id="hwmjp"></sup></legend><legend id="hwmjp"><delect id="hwmjp"></delect></legend>

        大學生酒后與人爭執捅殺兩人 二審下跪稱年少無知

        2018-03-14 10:10     來源:政府網站     閱覽數:3248

        2018年3月8日,魯檢君跟隨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檢察官程才和湯寧,前往“德州大學生遇害案”二審上訴庭審的現場,為您還原案件真相,揭秘背后的故事。

        2016年10月25日晚,德州市民的朋友圈里瘋傳著一段視頻,視頻顯示,在一片混亂中,兩名年輕男子渾身是血、不省人事,被先后抬上救護車。據當時網友爆料,這是發生在德州某高校商業街的一起傷人事件,受傷的是兩名20歲左右的大二學生,送醫后經搶救無效死亡。

        大學城內?年輕男子?殺人事件?這些敏感的關鍵詞挑動著人們的神經。一時間,學生、老師、家長人心惶惶,各種揣測四起。而找到犯罪嫌疑人,是突破案件的關鍵。

        根據當時一位目擊者撿到的一部遺落在現場的手機,警方很快鎖定了犯罪嫌疑人費某亮。當晚23時許,在德州市人民醫院住院部一部,犯罪嫌疑人費某亮被公安機關抓獲。很快,費某亮因涉嫌犯故意殺人罪被批準逮捕。

        次年3月6日,德州市人民檢察院以費某亮涉嫌故意殺人罪向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6月22日,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書,被告人費某亮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費某亮不服,提出上訴。

        山東省檢察院公訴二處的兩名檢察官程才和湯寧就是在此時接手此案。雖然相較其他惡性案件,本案的案情并不復雜,但青春少年,本該是人生最得意的階段,2名20歲出頭的小伙子卻落得如此結果,給家人留下了無法承受的傷痛,實在讓人深感痛心和惋惜。

        開庭

        開庭

        2018年3月8日,星期四,德州。

        雖已是初春三月,卻依舊春寒料峭。

        9點30分,檢察官和魯檢君到達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層層安檢,我們來到了第一審判庭門前。此時距開庭還有二十多分鐘。稍作休整后,魯檢君隨檢察官進入庭審現場。本案辯護人以及省高級法院合議庭人員相繼入庭,為即將開庭的案子做著最后的準備。

        9點55分,法警進入庭審現場,十余位旁聽人員也進入了現場,坐在旁聽席的最后一排。

        書記員宣讀完庭審紀律后,審判長敲響法槌,庭審于10點正式開始,上訴人費某亮被帶入法庭。

        見到費某亮,魯檢君有些意外。與坊間的猜測不同,上訴人既不兇狠,也并不強壯,他大概1米7左右的個頭,看起來十分文弱,實在讓人無法把他和2年前刺死2人的殺人犯聯系在一起。

        在庭審現場,費某亮穿著一件迷彩上衣,黑色短袖,手里握著一沓看起來有些舊的紙。面對審判長的提問,他十分配合,也很有禮貌??墒?,庭審現場的他所表現出來的文弱和謙遜是否是他的真實一面?2年前,他為什么血刃2名學生?當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隨著庭審的繼續,疑問很快得到了解答。

        10點04分,審判員宣讀一審判決書。根據一審判決書和上訴人自己的供述,魯檢君還原了當晚的情形:

        2016年10月25日晚,費某亮與朋友在德州某學院步行街吃飯,酒后離開時用飲料瓶砸在了同在一個飯店吃飯的劉某某和其女友的桌上。劉某某起身質問其“什么意思”,費某亮不滿劉某某瞪他,當著眾人的面打了其一巴掌,后在朋友的勸說下準備離開飯店。當眾被打的劉某某氣不過,拽住費某亮的衣服不讓他走,非要討個說法,二人遂發生爭執。幾分鐘后,劉某某的一眾同學來到現場,雙方言語不和,打了起來。這其中,就有聞訊趕來,幫朋友討要說法的本案被害人劉某彤和劉某洲。

        兩伙人從飯店打到商業街,持續了2、3分鐘的時間。在此期間,被圍打的費某亮趁機跑到十幾米外的超市購買了一把水果刀,并在無人員繼續追打他的情況下再次主動返回現場,通過叫罵等方式挑起爭執。而就在這次打斗中,費某亮持水果刀捅刺被害人劉某彤、劉某洲,兩人經搶救無效死亡。

        犯案后,費某亮非但沒有主動投案,還向同伴要了80元錢路費準備逃跑。正在其去往醫院向母親和哥哥道別時,被公安機關抓獲。

        庭上,上訴人對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供認不諱。

        10:12法庭調查開始。辯護人、檢察員先后就犯罪事實情節向上訴人發問。期間,上訴人態度一直很配合,思維比較清晰,雖然臉上沒有過多表情,但在旁聽席的魯檢君可以看到,在整個庭審過程中,他不停地在抿嘴,試圖緩解自己的緊張情緒。

        10:23分,檢察員訊問完畢,法庭調查結束。

        法庭辯論階段開始。

        10:25,辯護人發表辯護意見,對該案的定性和量刑問題提出了辯護意見。當辯護人提到此案具有防衛的前提和性質,應系故意傷害致死時,上訴人費某亮好像重新看到了希望一般,忽然抬起一直低垂的頭。

        請點擊此處輸入圖片描述

        10:41檢察員程才發表出庭意見,通過分析本案證據和訊問情況,還原上訴人案發過程的一系列行為及展現出的心理狀態,反駁了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和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而此時,剛剛還似乎充滿期待的費某亮重新低下頭,看不出情緒變化。

        10點55分,上訴人費某亮做最后陳述。

        只見他起身,慢慢打開此前一直緊握著的紙,低下頭念了起來。

        剛說了幾句,讓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在法庭上:費某亮突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痛陳心中的悔意,向被害人表達著無限的懺悔。在整個陳述過程中,費某亮不斷重復自己“年少無知”、“無心之失”,祈求法庭給他一次重新改過的機會。

        上訴人陳述完畢,審判長宣布休庭。

        一千句遲到的懺悔和辯解,不如現場那一秒鐘的清醒和理智。

        此刻,在法庭上,身背兩條人命的上訴人費某亮本能地燃起對生的渴望,可是,當他將刀刺向那兩名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時,是否也曾想過,不尊重他人的生命,付出的必然是沉痛的代價。上訴人席上,魯檢君看到了他雖蒼白如紙卻青春逼人的面龐,旁聽席上,我們也看到了他背后那些已然垮塌的家庭。咫尺之間,幾步之遙,卻已再難團圓。

        庭審結束后,旁聽席上有人在斷斷續續的啜泣。資料顯示,上訴人生在農村,家庭條件普通。無法想象,這件事情發生前,他的母親對他抱有多大的希望,案件發生后,她又是何等絕望。家庭、學校教育的缺失和上訴人的一念之差,讓這個普通家庭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

        旁聽席上,還有幾個座位一直空著。那里本是被害人家屬二審開庭時坐的地方,可他們卻因傷心過度無法出席。辦案人員前期與他們溝通時,兩家人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不要錢,也不要賠償,只希望能夠嚴懲兇手,給死去的孩子一個交代”。

        同樣的獨生子女家庭,同樣的青春年華,卻為一件本不足道的小事,引發一場致命的悲劇?!澳晟贌o知”四個字,說出來多么輕易,可付出的代價,卻是任何人都無法承受的。倘若時間倒流,誰也想象不到,前一秒孩子還生龍活虎地朝自己揮揮手,說要去學校,再見時竟已是天人永隔。

        如今室外一片春光明媚,可三個家庭的陰霾卻可能永遠消散不去。庭審結束后,費某亮也將在高墻之內等待他最終的判決結果。

        走出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檢察官程才長舒了一口氣,這是他入額后的第一次出庭,因此他格外慎重。此次庭審的順利進行讓他松了一口氣。他說,每一次出庭可以說都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容不得一絲疏漏。不管是對被害人還是上訴人,作為檢察官,我們都要嚴格遵循法律的審查標準,對案件的把握慎之又慎,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確鑿,做到真正的公平正義。

        逝者已矣,3名少年用最慘痛的代價留給旁觀者深深的沉思。其實魯檢君真的寫過太多類似的案件,憤怒、沖動、義氣、逞惡斗狠……到頭來無一不悔恨萬分。魯檢君在此呼吁,除了要不斷提高自我保護意識,還要加強對所有公民法律意識的培養,只有時時刻刻將法律謹記在心并以此作為行為準則,才是保護自己和家人人身安全,維護社會長治久安的根本之計。而要做到這一點,恐怕除了孩子自身,家長、學校乃至全社會都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做出更大的努力。


        收藏 ( )
        點贊 ( )

        發表評論 :

        最新評論 ( 評論 0 條 )

        X

        廣告合作熱線

        0755-82504488-631
        奇米第四手机在线观看,起碰免费公开97在线视频,青草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